2022-04-29
撰文 王知行

[今周刊]建築業ESG先驅者 陶朱隱園打造千年傳世永續價值

[今周刊]建築業ESG先驅者 陶朱隱園打造千年傳世永續價值

近年來,ESG、碳中和等議題被廣泛討論,ESG關鍵指標更是獨領全球住宅風騷,究竟什麼樣的建築才能符合ESG的精神,甚至代代傳承?就由以恪盡企業公民之責為己任的威京總部集團主席沈慶京與擁有豐厚財經觀點的今周刊董事長謝金河展開對談,分享未來建築的方向與樣貌。

「一直以來,台北市的大樓都蓋得方方正正,但從松勇路看過去,陶朱隱園整座大樓就像座旋轉藝術住宅,從創造價值的角度來看,這是台北有史以來造價最高的大樓,同時也是全球綠建築少數設計新穎又兼具現代潮感的建築,堪稱世界的典範,也是世界的經典。」謝金河首先破題出陶朱隱園所具備的時代價值與意義。

從建造開始就話題十足的陶朱隱園,不僅是造型吸睛,完全將ESG內化為建築DNA的它更締造多項紀錄,包括被評為全球九大城市新地標的唯一住宅項目、唯一以兩千五百年地震回歸期規劃的隔震傳世住宅,以及全球難得一見的旋轉森林藝術住宅,同時取得美國LEED綠建築黃金級、台灣綠建築黃金級預認證,堪稱建築業追循ESG趨勢的先行者也是唯一同時具備風力發電、太陽能發電及雨水回收的高樓住宅建築。

從氣候變遷反思 為台灣打造首座傳世的藝術名宅

2004年目睹南亞大海嘯的重大傷亡,沈慶京便認為氣候變遷的嚴重程度恐遠勝於各研究機構的調查,從那時起,便開始思肘如何強化建築的壽命,甚至能維持到千年以上。沈慶京認為 「若能在台灣做出成果,能夠帶動到全世界,雖說這條路不好走,也並非一個集團之力就可成,然而,只是方向是正確的,我就該走在前面。「希望工商界共襄盛舉,倡導高層建築各樓層,甚至各種鐵公路兩側沿線都要種樹,杜絕砍伐森林,是吸碳抗暖並補足節能減碳更具體的表現。」

沈慶京能夠享受孤獨,除了上開所述,這棟建築所承載的內蘊,正是由他很早就體認到全球暖化造成氣候變遷的重大危機所提供的解方,希望打造一座壽命可長達千年,能吸碳、抗暖化的垂直森林住宅,能代代傳承,並成為全球傳世的藝術名宅。

從建材到環境 引領建築業ESG風潮

十一年前改造亞太會館的起心動念,造就了今日的陶朱隱園,而其中所有雕琢的用心及細節,更成了今日全球所重視的ESG的落實與體現。

首先,從聯合國最關心的指標:碳排放和碳足跡來看,沈慶京表示,「陶朱隱園採特殊結構設計及高強度鋼材及隔震設計,建築壽命長達千年,可減少一般豪宅拆掉重建十倍以上碳足跡外,綠建材使用率達45%,未來建議建築採本土化建材減少碳足跡」

而陶朱隱園綠化量近三倍以上,為了增加綠覆率,沈慶京未採用普里茲克建築獎得主Zaha Hadid及西班牙國寶級建築師Fernando Menis國際競圖提案,力排眾議,採用法國生態建築師Vincent Callebaut的設計。以三倍工期和成本,讓每層樓向上選轉4.5度所創造出的大露臺,每個樓層可以種植七棵三米以上的喬木,目的就是為了要能夠創造出每年130噸的吸碳量外,他還積極營造庭園生物多樣性環境,除了在一樓戶外庭園打造一座自然瀑布並結合大量種植喬木創造出有益健康的芬多精,平面和各樓層立面也打造出更大量的綠化環境,藉由種樹吸碳,產生更多無形的價值。

太陽能風力雨水回收設備 發揮高樓住宅領頭羊效應

此外,謝金河也指出未來建築除了要承載ESG的使命外,如何結合創新科技打造更舒適永續的生活空間,並回饋到節能減碳也是一大重點。而在陶朱隱園,包含設置了潔淨(再生)能源設施之建置、水資源循環利用(雨水回收高達500噸)、智慧節能設施等,另屋頂也規劃太陽能發電設備,還設置六部風力發電機,住宅更規劃270度採光和通風,加強防疫功能、電梯能源回收等,全是創新科技的體現,所能達成的減排更為原來綠建築核准量的2.3倍。

不光對住宅用心,也考慮到商辦。以商辦大樓為例,因應後疫情時代,打造陽台和露臺空間,未來將以安全智慧健康綠建築、耐震建築、AI智能管理三主軸規劃商辦大樓,提供同仁和客戶最舒適的休閒辦公空間。同時大力倡導,在高層建築各樓層、高速公路、鐵路兩側沿線都要種樹,杜絕砍伐森林,是吸碳抗暖最務實可行的做法。

不斷強調全球暖化猶如重力加速度般不斷加速的沈慶京,認為企業就該有所作為並以身作則,威京總部集團大舉投入減碳,以中石化為例,便已設定年減排2%的目標,過去十年來投入超過數十億元改善設備,年碳排量由2005年的260萬噸/年,減至2019年的190萬噸/年,減碳量達25%,相當於1,504座大安森林公園的吸碳量。因而他衷心期許威京總部集團在ESG範疇,除了從環境打造做到吸碳抗暖,透過更透明的公司治理,將集團經營績效做得更好,以回饋所有的股東,讓企業與社會的發展達到平衡,共同追求真善美的新里程。儘管堅守信念,一路走來不易,沈慶京甚至覺得很孤獨,但隨著時間印證,對於ESG的投入也逐漸發揮領頭羊的效應。

謝金河說,「小沈的人生,每一個階段都有他所追求的挑戰,陶朱隱園就是一例。而能像這樣能登上世界級建築美學的設計,堪稱世紀經典之作,又同時能夠給後代帶來承先啟後的效果,這樣的眼光跟睿智,真的是非常不容易!」